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漠之舟

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既丑陋又秀美,既粗心又细致,既内向又乐观,既愚钝又智慧,既懒散又勤谨......一切由心情决定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课堂教学中不能剥夺孩子应有的四种权力  

2011-10-21 15:59:40|  分类: 名师支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本文引用自碧溪、图文并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正在尝试改进的课堂,普遍的“串讲”成风,虽然有讨论、有启发、有训练,而且有目标呈现、有学法指导、有问题设计,可依然是“串讲”。究其根本原因,在于对学生不放心,所以不放手,结果是掠夺、侵占了许多原本属于孩子们自己的权利。

 课堂上,我们已经习惯性地让孩子们失去了“安静地读书、专注地思考、完整地表达、紧张地操练”的权利。

 “改进我们的课堂”是一项巨大的渐进工程,渐进的标志,应该是将原本属于孩子的权利逐步归还给孩子的过程。

应该还给孩子的第一个权利:“安静地读书”的权利。

  孩子上学,俗称“读书”,或称“念书”,从未听说是“听书”。可在当今的许多课堂,我们还真没让孩子们好好“读书”。孩子们在课堂上总是做着这样的事情:听老师讲解;听同学们回答老师提问;自己回答老师提问;做练习题……老师很少舍得“给同学们X分钟时间阅读课文第X页到第X页”,即便是在“改进”的呼声中设计了这个环节,也往往在时间上打了折扣:说用五分钟,实则在三分钟不到就叫停,而在这有限的两、三分钟内,老师要么好心好意地强调两几行点,要么嘎嘎嘎地在黑板上写下几行,要么在教室里不停地走动,唯恐孩子们浪费这两三分钟时间,客观上却打扰了孩子们的读书。一句话,存心没给孩子们安静读书的机会。

   那么,该怎样给孩子们在课堂上“安静地读书”的权利呢?

   笔者建议是十二个字:任务驱动、指导有方、关注有度。

  正在改进的课堂中常常有这种情况:老师布置了孩子们读书,然后在教室里巡回“指导”,结果有不少的孩子并不清楚老师要他干什么?这里有两种可能,一是任务不够具体,二是任务布置不够清晰。老师要给孩子明确的读书任务,读哪篇课文的哪几段?课本哪几页的哪几道例题?哪个章节的哪些内容?不仅如此,还要告诉孩子们,一定要读出成果来,譬如要提炼出每一段文字的中心意思,读懂每一道例题的解题方法与步骤,概括几个概念的定义以及他们之间的联系等等。这就是任务驱动。

 孩子们能否真正读书,还取决于教师指导是否得法。怎样才叫得法,孩子们不仅知道读什么,而且知道怎么读,同时还知道读到什么程度就算是读得好,这样就该是指导有方了。无论是读哪个学科的教材,一定要教给孩子们两个习惯:一是“不带问题不读书的习惯”——且读且思的习惯;二是“不动笔墨不读书”的习惯——做批注的习惯。

 孩子们读书,教师该做什么?首先是有些事情不能做:不能大声讲话、不能板书、不能频繁走动,即不能过度关注;当然也不能无所事事,关注点不可离开课堂,教师要重点关注学困生:让不读的孩子读起来,给不会读的孩子以轻轻点拨,给读书有困难的孩子以勉励,这叫关注有度。

 应该还给孩子的第二个权利:“专注地思考”的权利。

 A老师教《雷雨》(节选),问学生:“周朴园说很怀念侍萍,是不是真正的怀念?”问题一抛出,学生立马七嘴八舌,在“真的!”“不是真的”……的吵嚷声中,老师说,“周朴园对侍萍的思念有真实的成分,但是……”看课到这个时候,我真为这位老师遗憾,这应该是一个既生动又深度的问题,为什么不给孩子们安静专注地思考一会儿的机会呢?总能看到课堂上这样的情形:问题一抛出,同学们马上群情激昂,争先恐后地抢答,课堂在“你说”“他说”的热闹中继续;或者是大家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,老师无奈地叹气,那只好我来告诉大家啦……

 课堂上,孩子们学习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思维持续活动持续发展的过程,这里需要有两点来做保证:一是思维要活跃,老师要设法让孩子们参与到问题的探究中,为其思维的打开与发展做铺垫与桥梁;二是思维要深入,我们往往习惯于课堂气氛的活跃,而课堂是否活跃的主要标志又是师生互动的发生水平,这很容易被虚假的繁荣蒙蔽,好课往往平淡无奇,好课不一定热闹,好课上的孩子们应该有许多苦思冥想、内引外联、推理归纳、披文入情的机会,孩子们在课堂上思维深入的标志通常是恍然大悟、心领神会、茅塞顿开、深得吾心……有时候问题的高度与孩子们的实际水平也许存在一些差距,跳了好几下,还没够着“桃子”,我们千万不要轻易放弃,应该让孩子们在“树下多待一会”,这多待的一会,应该也是孩子“专注地思考”的一会。

应该还给孩子的第三个权利:“完整地表达”的权利。

 课堂上教师问、学生答如行云流水一般,便容易被判定为好课。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,似乎有这样一种想象,许多老师喜欢让孩子们齐声回答提出的问题,除了省事之外,最重要的原因是学生整齐洪亮的回答声可以激励自己,让课堂结构流畅起来。而齐声、整齐、洪亮的回答往往只是一、两个简单的判断信口蹦出,诸如“是——”“不是——”“对——”“不对——”“高兴——”“不高兴——”……因为不假思索,所以不能系统表述。其实,发生了真实教学的课堂,孩子们经过了“安静地读书”“专注地思考”之后,应该能够有所得的,老师为什么不能很耐心地让孩子将其发现完整地表达出来呢?我们往往在“教师不讲学生已知”和“教师讲过依然不知”的东西上想当然地浪费去大把时间,却在给孩子们“完整地表达”方面却吝啬得很。

 让孩子们在课堂上“完整地表达”,应该有足够的耐心,不要以为孩子讲得一定不如你,也不要强求孩子讲得一定要好过你,多给孩子“完整地表达”的机会,总有一天能学会“完整地表达”,既而以“完整地表达”促进“安静地读书”和“专注地思考”。

应该还给孩子的第四个权利:“紧张地操练”的权利。

 改进前的课堂上学生大多不动笔,或者是很少动笔。虽然课堂教学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考试,可不能很好地应对考试的课堂定然不是好的课堂。

 有两句话虽有主张应试之嫌,却的确是高效课堂的真理。

 第一句话:“会做才是真懂”。一听就懂、一做全错的现象太多太多,为什么一做全错?因为听懂的东西没有内化,没有经过实践检验,没有经过系统化条理化,所以尚不能解决实际问题,其实就是“知识没有转化成能力”的老问题。所以课堂上必须要有足够量的笔头练习。

 第二句话:“得分才是真会”。不仅要会做,而且要迅速;不仅要迅速,而且要做得规范。速度检验是否融会贯通,规范检验是否严谨缜密,这就不只是考试的需要,做人与做学问都需如此。

补叙

我以前主张课堂教学的变化,喜欢称之为“改革”,因为人们容易把“改革”理解为“折腾”,所以我现在称之为“改进”,所谓改进者,有渐进之意,拒绝冒进,较之“改革”,相对温和一些。可我想来想想去,这哪是“改革”和“改进”啊,让孩子在课堂上“真正地”读书、思考、表达、操练,本来就是归还权利,故曰“回归”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